新锐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 > 正文

广州名家说宝:帝王之色丨黄釉瓷器尊贵典雅,投资前景大为可观

2019-06-04 作者: 来源:广州佲家传媒

釉是陶瓷的外衣。在中国陶瓷史上,釉的发明和使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黄色在明清时期被认为是最尊贵的颜色,因此黄釉成为被控制最严格的一种釉色。只有皇家才能使用,民窑不许生产。在近几年的艺术品市场中,明清两代的黄釉瓷器价格始终不菲,投资前景十分可观。

广州名家说宝

传统黄釉有两种:

一、以三价铁离子着色的石灰釉,属高温釉;

二、以含铁的天然矿物为着色剂,但基础釉是铅釉,属低温黄釉。明、清黄釉都是以铁为着色剂的铁黄,用氧化焰低温烧成,色黄润光滑,釉面晶莹透澈。

黄釉瓷由来已久。最早出现于唐代,当时安徽淮南寿州窑、河南密县窑等都烧黄釉。但正色黄釉,还是汝窑的高温黄釉--茶叶末釉。明代的黄釉有新的发展,洪武时的老僧衣即茶叶末的衍化;始于宣德的浇黄,更是明代杰出的黄釉;嘉靖以后,又有鱼子黄、鸡油黄等。入清后有康熙的淡黄,以及其后的菜尾、鼻烟、金酱等。

茶叶末是我国古代铁结晶釉中重要的品种之一,属高温黄釉,经高温还原焰烧成。釉呈失透的黄绿色,在暗绿的底色上闪出犹如茶叶细末的黄褐色细点,古朴清丽,耐人寻味。江苏省扬州市曾出土多件唐代茶叶末釉器,宋、明的产品亦屡有发现。清代前期的官窑,有意仿造明以前的茶叶末釉。从传世实物看,以雍正、乾隆时期的产品为多,并以乾隆时的烧制最为成功。茶叶末釉中绿者称茶,黄者称末。雍正时是有茶无末,乾隆时则茶末兼有。釉色偏绿者居多,有的上挂古铜锈色。因具有青铜器的沉着色调,常被用来仿古铜器,所以又叫"古铜彩"。

广州名家说宝

在古代社会,黄色一向是帝王专用色,尤其是明清两代对黄色的使用则有更为严格的限制,这在瓷器上得到了深刻地体现。这时候的黄釉瓷是皇家尊严的一种体现,被宫廷垄断,严禁民间使用。史料记载,明清时,全黄釉瓷只有皇帝、太后和皇后能用,皇贵妃用“白里黄釉瓷”,贵妃、妃就用“黄地绿龙瓷”,嫔用“蓝地黄龙瓷”,地位再低级,就与“黄”无缘的。可见黄釉瓷的使用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贵贱有级,服位有等,任何人不得僭越。

低温黄釉器创烧于明初景德镇官窑,以后各朝多有制作,但以弘治朝产品最受人称道,其烧制水平达到了历史上低温黄釉的最高水平。因当时以浇釉法施釉,然后再经低温焙烧,色调均匀、釉面平整、光洁度好的黄色才生产出来,故有“浇黄”之称。那是一种呈色淡雅,给人以恬淡娇嫩之美的黄色,人们给它起了一个极富诗意的名字——“娇黄”。此后,宫廷造办处和景德镇御窑厂的匠师,还尝试利用从欧洲传来的珐琅料烧造低温单色釉瓷器。

广州名家说宝

不过,黄釉瓷在明代晚期并没有延续“娇黄”的精彩,也没有太多的精品传世,甚至一度停烧。到清顺治时期,黄釉瓷的烧制才又恢复,但只烧制一些盘类器物,做工多粗糙。

黄釉瓷再次绽放异彩是在清代康乾盛世。黄釉瓷集官家之成,在仿明宣德和弘治黄釉瓷的基础上,器型和工艺上都有创新。器型已突破明代黄釉瓷器的传统器型,大多以素面为主。盘类器底跳足部与明弘治时期的器物相比弧度较小而稍直;盘外底釉色,明弘治器较白,而康熙器则呈青色。此外,康熙黄釉盘、碗的圈足较矮,弘治器一般较高。除烧制单色的素器外,康熙朝还烧制锥拱云龙、间花龙纹盘和以鸡油黄为地子,在胎上刻龙凤、八宝等图案花纹,再在图案上施绿釉和鸡油黄,再一并加以堆塑花纹,娇嫩美艳之风极盛。

广州名家说宝

清代黄釉瓷烧制最好,艺术水平最高的当属雍正一朝。此时期的黄釉瓷造型完美、做工精细、胎薄、质细,更重要的是在釉色上有所创新,烧制出了多种新釉色。比如,娇黄、蛋黄、蜜蜡黄、柠檬黄釉等,其中蛋黄釉瓷是雍正首创,那是一种有粉质的乳浊彩釉,比浇黄釉更为浅淡,不透明,似蛋黄色。施在器物上,既恬淡娇嫩,又温润淡雅,颇合雍正皇帝低调、内敛、清虚、含淡的审美取向。

此外还有柠檬黄。柠檬黄釉为雍正朝最为尊贵的一道釉,深得帝心宠爱。柠檬黄釉是以氧化锑为主要呈色剂的低温色釉,康熙时期内务府珐琅作已将其作为珐琅彩瓷器的彩料和色地装饰使用,后发展成为颜色釉的一个独立品类则始于雍正年间,时人称之为“西洋黄”、“洋黄”。雍正柠檬黄釉器虽不及弘治娇黄丰腴厚润,然色泽明快却远胜弘窑。在器型上,雍正黄釉瓷也更加工整、端正,给人以高贵的感觉,彰显了皇家气派。特别是仿明弘治的黄釉青花花果盘、柠檬黄釉青花器、鸡油黄釉绿彩器和少量的黄釉粉彩器等。

广州名家说宝

乾隆时期的黄釉瓷不再追求釉色之美,黄釉此时多作为黄釉彩瓷的底色,这个时期多见黄釉青花器、黄釉粉彩瓷、黄釉珐琅彩瓷。黄釉与多种彩瓷共同烧制,给人以华丽的效果,为黄釉彩瓷的发展带来了生机。同时这一时期朝廷对黄釉瓷烧制的规定并不是太严,民间也开始有少量的黄釉瓷生产,但无论在釉色还是在工艺上都无法与官窑器相比,而且民窑黄釉瓷不能生产朝廷所不允许的颜色,其器多为米黄釉。

乾隆之后的黄釉瓷与其他瓷器一样,随着国力和皇权的衰弱,质量、品种都不如清三代,发展已呈没落之势。胎体已没有以前工整,过于呆板,胎釉结合也不好,存世的黄釉瓷中甚至还有剥釉现象。这一时期的黄釉雕塑瓷虽说给黄釉瓷的发展带来了一线生机,不过最终没能改变黄釉瓷没落的局面。晚清时期的精品多为慈禧太后御用的以光绪黄釉瓷为代表的官窑瓷器。

广州名家说宝

随着清代帝制的结束,黄釉瓷不再为宫禁中仅有。但黄釉瓷器因其在皇权传统中烙下的印记却仍使其成为最为尊贵、奢华的代表。黄釉瓷器以其靓丽的色彩、特殊的象征意义而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其升值潜力逐渐受到藏家关注。在艺术品市场中,黄釉瓷的市场空间非常大,价格高涨,尤其明弘治浇黄釉瓷和清三代黄釉瓷更是高价迭出,投资前景大为可观。